忆母校师生冰球、滑冰课二三事——访1954级校友孙贻谦

2018-01-12


冰鞋飞转刻苦练  雪影飞驰老将旋


 

孙贻谦,1954级校友,曾在母校担任冰球、滑冰、游泳等课程教师。

“一九二九布冰忙,三九四九冰上走”

在建校初期的近10年的时间里,有一段寒冬里师生们共同的记忆——冰球课

 

天寒地冻挡不住同学们滑冰的热情

数九寒天抵不过老师们纵情冰场的炫美


 

2022年冬奥会“三亿人上冰雪”是新时期我国体育工作的一项宏伟目标,让体育人更加深入和广泛的参与到冰雪运动中。北京体育大学积极回应国家冰雪运动战略需求,学校与芬兰于韦斯屈莱大学共建中芬冰雪运动学院,筹建冰雪运动教学与科研实验中心,开设冰雪产业管理方向班,积极承担北京冬奥会培训任务,成立北京冬奥培训学院,筹建中国冰球运动学院,承办国家体育总局“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参赛办赛人才公派出国留学班”,全校师生参与冰雪运动的热情持续升温。

 

冰上运动在北体有悠久的历史和传承,建校初期由师生共同布冰、自学滑冰和冰球运动,为国家输送了大量优秀冰上运动员和教练员。在开设滑冰课和冰球课程的5年间,有超过5000余名师生参与了冰上运动,成为当时学校冬季的主要体育训练课程,在提高学生平衡能力、灵巧性、全身协调性等身体机能方面起到重要的作用,同时鼓励培养学生不忘初心、不畏严寒、勇于拼搏、敢于奋斗的体育精神。

很多校友最难忘记的就是在学校上滑冰课、冰球课的经历。今天采访了水冰系老教师孙贻谦校友,80多岁高龄的他忆起当年上冰的场景,还不自觉的站起来为我们展示了几个滑冰动作。他说当年北体冰球队在国内是首屈一指的,打冰球是最时尚的体育运动,很多学生课余时间还要上冰加练,常常需要排起长队等待上冰,学校努力为学生们创造上冰条件,夜晚泼水布冰,堆雪建设雪墙,那些已经过去60年的滑冰的记忆仍然历历在目。他说当他听说母校要筹建冰雪学院的时候,他和老同学们都很兴奋,期待着能够再次在可爱的母校自己的冰球场地上再续冰上奇缘。


 


 


 

忆母校师生冰上驰骋二三事——孙贻谦,1954级校友

 

如果你在1954年1月来到当时的中央体育学院,走过现在办公楼西侧时,一定能看见一群孩子在冰面上快乐起舞。是的,滑冰课在这一年,在当时的中央体育学院正式开始了。1955年,苏联滑冰队来北京与北京滑冰队进行了友谊比赛,随后到我校参观并在学校冰场进行速滑练习与表演。他们精湛的技术与优美的动作姿势,令我校师生折服,我们也要在冰上舞出我们自己的风采!

1956年8月成立了游泳教研室。滑冰运动也在我校正式开始了其专业化的训练活动。

 

冰火两重天

滑冰课一般在11月、12月开展,四周共24学时,当然这是很短的,可是学生们的热情却很高。你想想,北京的冬天是很冷的,早晨经常是零下15~16摄氏度,谁不想在温暖的室内。
可是,不仅学生没有畏惧严寒,老师也是兢兢业业。也许你会说,在冰上做运动不是挺暖和的吗?那就错了。我们运动开始前,老师都会给同学们讲解理论知识,而在这时候,学生们是不能动的,都在那儿立正站好。有时候解散队伍上冰时,有些学生已经冻得麻木了。即便面对如此艰苦的条件,见习的学生却很少,因为只要落下一节课,期末想通过就比较难了,那时的北体考试还是挺严的!
 

四周白雪皑皑,冰面上是学生们欢乐的身影。一块并不专业的冰场,孕育着中国未来冰雪运动的希望。身为老师的我,不仅感受到了深沉的重担,也有自豪、兴奋。寒冷的天气,也冰封不了我们沸腾的热血。
 

 

那些人,那些美

有一个人,我记忆犹新,那便是学校冰场的员工张平。当时就他一个人管理着我们学校的游泳馆与滑冰场,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。可是,在纷繁的工作重压下,他表现出来的高效率与井井有条,无一不使我们折服。

当时滑冰场的冰鞋都是挂在冰场旁边的,上课的学生是自己去找自己合适的号,下课后再把冰鞋放回原处。就是在这么开放的情况下,学校的冰鞋也没有丢失过一双。除却学生们的高素质外,我相信也离不开老张的辛勤劳动与管理。每一双冰鞋他都精心擦拭、打磨。他并不懂滑冰运动,但是他确实为学校的滑冰运动作出了很大的贡献。

除了老张,我还能记起来的便是上世纪70年代初在学校冰场上表演的那出冰上舞剧 《白毛女》。由沈祖修老师负责,运动健将级水平的吕雅群、杨铁汉作为主角。

当时的盛况我至今不能忘怀,观众是里三层外三层地把冰场围了个水泄不通。演员在冰上的优美舞姿与精湛技术,让喝彩声、鼓掌声经久不息。作为运动员,他们的表演可谓不俗,这正是我们滑冰运动上升到一个新高度的表现。在冰上,我们也能展现出动人的美。此外,学校滑冰队还参与了很多次表演。沈祖修老师在全国冰上运动会开幕式表演过单脚滑,在冰面上画出了一只和平鸽,最后一脚更是一笔点睛,可谓技艺高超,在冰上表现得无懈可击。

 

标准,是对优秀的执着

我还记得,那时教师对学生的要求是十分严格的。在冰上,严格的要求更是必不可少的,一个很小的失误,都会给自己和其他亲人带来不可逆的伤害。所以,作为教师,每次上冰前,我都会把理论知识和注意事项一遍又一遍地讲给学生听。

那时的冰场,工作人员本来在周围用铁丝画出了一个界限,并且上面挂了面红旗。但是我们看后认为这不行,铁丝很有可能对学生造成伤害,所以很快就把铁丝全部撤走,然后用雪推起了一座界限,时间之快、效率之快令我们咋舌。这就是标准,这就是优秀,我们应该以此为榜样。
 

1957年以后,由于气候变化,场地受限等原因,滑冰课暂停了。这是一段历史,冰雪运动在这个学校留下了什么,也许不是一个场地,不是一座雕塑,但是我相信它一定留下了什么。是的,有我的努力,有我的青春,当然,我相信还有许多人的努力和青春。


 

责编:北京体育大学校友会

采访:牛文珺

素材:北体情怀

©版权所有 中国冰球运动学院 China Ice Hockey College    院长信箱:cihc@bsu.edu.cn